武汉体育网

当前位置:主页 >> 欧冠

遗失的云图第一百一十六章我有两把剑营养

发布时间:2021年01月15日    点击:[0]人次

遗失的云图 第一百一十六章 我有两把剑

“嘿——啧假货(这家伙)难不成是个不倒翁不成?”

班头是个满头银发的老人,见眼前的场景和昨天傍晚交班时一模一样——少一仍然面向云中东南盘腿而坐,忍不住操着一口浓厚的关东乡音嚷道。

他将手中的长戟靠在城垛上,大步走到跟前,伸手在少一一夜未合的双眼前晃了晃。少一一扭头倒把他吓得摔了个四脚朝天……

“老爷爷,您没摔着吧?!”少一搀起班头问道。

老人一把推开大声吼道:“俺龟二(儿)子也就跟你一般大,你咂(咋)能喊俺叶叶(爷爷)?”

他拍着屁股上的灰抓起长戟,顺着少一的视线望向城东南高塔顶部的二只龙角,又瞅了一眼弱不禁风的少一不屑地讲道:

“奏你!也想考雪(学)院?俺劝你,早些打消啧个念头……”

班头讲到此处突然停了,转身不再说话。

“大伯,你怎么了?”

4月BCI收中阳线 “俺想俺那二了,他也是你啧大疯地。”班头突然一副哭腔道:“他霉(没)考上。”

少一上前去我安慰他,班人突然抓住少一的衣领怒道:“你以为你是谁啊!雪远你假开地……”

班头扭头见左右并无人看过来,低声对少一说道:“快夺我戟,进了内九公署就难办了。你的两把剑和木棍藏瓮城外南侧第四十六个吐水嘴里面,拿了剑一直往南走,香樟树下有一个手拿青山的人,找到他你就得救了。”

面对一双严肃中员工的休假权很难得到保障透着坚毅的双眼,少一果断相信了对方,低声说道:“对不起了老伯,我一定会考进学院的。”

少一双手抓住班头手里的长戟,一脚轻轻蹬在班头肚子上,他顺势到底……左右一个上来扶班头,一个对付少一……

九门士卒中数城墙上露天监牢里的油水最丰,自然这里的士卒也算的上云中城最怂的士卒了。

少一握着长戟凭借记忆里冷娃挥斧的招式,只一个泰山压顶式的劈,那士卒便无还手之力。

“咣当——”

弃掉长戟的少一跑得更快,一眨眼便只能看见头顶。

另一个放下“扶不起”的班头追了上去,却被班头的一只脚放倒。

……

此时天尚未亮大,城内的大部分店铺还在熟睡中,街上只能看到三三两两买早点的和扑街,这些人自然不会在意一个行色匆匆的娃子手中拿着两把剑。

向南走了四百步,果见一棵岁数不小的大柳树,柳树下却不见半个人影,此时少一慌了,绕着柳树一圈,环顾四处,并未看见一个拿青衫由系统发布护镖任务的地方的人。

少一站在大柳树下不放过一个早点摊,突然一团白气从耳旁缓缓升起,紧接着是肉包子的香味。

饿了一夜的少一还没转身就先咽了一口口水。

此人高七尺有余,眉清目秀,唇薄、鼻阔,右手拖着一屉热腾腾的白花花小笼包子,左臂搭着一件青衫。正是昨夜魔族人走后入酒肆的男子。

“不错,是您。”少一接过男子手中的一屉包子一口一个,也顾不得品尝其中的滋味就咽了下去。

第四个入嘴时男子终于忍不住开口说道:“村长难道没告诉过你陌生人的食物不能随便吃吗?!”

“要打,要审,吃饱再说!不能来云中第二天就饿死吧!”

“嗯——有几分豪气。”男子笑道:“别急,慢慢吃,来。”

走到早点摊时,一屉六个包子已经全部下肚。

“老板,再来半屉猪肉大葱包子,一碗小米粥。”

“哪那够啊,再来一屉。”

少一伸手去抓包子,手离包子尚有距离,男子已取了筷子压在少一手臂,力道不轻不重,少一若要抽离却非易事,于是尴尬笑道。

“这包子要蘸着汤汁才好,你那般吃法那对得起发了一夜的面啊!”男子一边说道一边取了一个小蝶倒了醋、抹了红油、散了蒜泥,筷子搅和四圈才对少一微笑示意可以吃了。

少一忙起身作揖道:“感谢大哥相救,刚才多有失礼,敢问大哥宗姓大名。”

“快坐下吃包子,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咬一小口,蘸一点汤汁,一个包子一口小米粥,来试试。”

口中残留的酸爽,一经过热乎小米粥刺激更醉人。

……

“这条街便是著名的朱雀大街了,向北直抵都没法让斯科特如愿组成一支防守强队。皇城,向南……”穿过朱雀街时男子给少一介绍道。

“向南出南门可达南山脚下。”少一成竹在胸地地插话道。

“据我所知你是第一次来云中,你怎会知道这些?”男子不解地问道。

“我也不清楚到底发生过什么,但我就是知道些。”

说话间街上的行人似乎在议论小声议论些什么……“这也太嚣张了,欺我大周无人了吗?”男子突然脸上大变,左臂的青衫已经缓缓飘了起来,少一余光看了一眼旁边酒肆的幌子并没有动。

此时朱雀街上由南向北行走的那个大个子突然扭过头来,少一看见了他的眼睛,那是一双比他见过的任何人眼都要幽碧深邃的颜色,如同孤山之巅的寒气一般令人忍不住想打寒颤。

少一没有看清他是怎么移动的,当他反应过来时,对方已经很近。

而此时男子手中的青衫已经完全展开,青衫在毫无征兆的情况飞来出去,从魔族武士粗壮的小腿缠绕着向上游走,行至后背自胸口而出。

从青衫飞出到回到男子手中,只用了一息功夫。

“哗——”双手抓住衣领甩开沾青衫上的暗绿色血丝,一眨眼青衫已披在男子身上。

他从腰间解下一个沉甸甸小布袋子扔给少一,“省着点花,就这些,剩下的路你自己走吧!我只能送你到这儿了。”

少一惦着手中的银子问道:“大哥,现在总该能告诉我您的名字了吧?!”

男子头也不回冲少一竖起了食指,而后又用大拇指之指了指身上的青衫,消失在了朱雀街上。

“一青?!”

……

大周民风虽悍,可在最繁华的朱雀街上杀人,即便是死者犯了滔天之罪,这行为也是对王权最大的亵渎。

少一在围观人群合拢之前溜之大吉。

“向北是皇城,呃,还是去城南吧!南城离学院也近些,住哪儿免得迟到。”

伊春治疗牛皮癣
合肥医院男科哪家医院好
昆明治疗卵巢炎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