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体育网

当前位置:主页 >> 欧冠

没想到景田竟然和我生活在同一个城市节能

发布时间:2020年10月19日    点击:[0]人次

没想到景田竟然和我生活在同一个城市,更没想到那天她会主动打给我,而且还约我晚上见面,这对于像我这样一个不甘于生活的平淡而内心蠢蠢欲动的男人来说,无疑是瞌睡时递给了一个软枕头的那种正中下怀。

第一次在时尚达人栏目里见到景田的照片时,我就被她的美深深吸引。从照片上看,景田大概25岁左右,皮肤白皙,美丽时尚,神采飞扬,水汪汪的眼睛,流转生情,顾盼生辉,尤其她的笑容,显得真诚善良,迷人无比。男人不仅是下半身的动物,男人更需要在女人的美里得到视觉上的满足。换句话说,男人天生就对貌美的女人充满性幻想,这种天性足以解释美女为何多为男人所追捧。

我大学的数学老师当年曾经直言不讳告诉我们他有多么喜欢刘晓庆,他说如果能让他和她睡上一次,哪怕减他十年寿命他都愿意。数学老师正值盛年,仪表堂堂,深得周围女老师们的喜爱,但他却舍近求远,偏偏对刘晓庆崇拜到近于狂癫的地步。在数学老师看来,刘晓庆是极品女人,是他生命里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我曾经怀疑数学老师这句话的真实性,但从他坦诚直爽的为人,从他严肃无比的表情,以及他搜罗的关于刘晓庆电影和生活细节的情况来看,根本不像是句谎言。只是他与大名鼎鼎的影后相比过于普通,没有机会接近影后,也就没有了验证那句话的可能。再比如范冰冰,这个被时下男人公认的美女,杀伤力极强,同样令无数男人垂涎而膜拜,利用各种手段以得与其共享良宵。正所谓好女人像盘菜,人人都想尝一口。但美女吃香并不等于相貌平常的女人得不到男人的爱,而事实恰恰相反,相貌平常的女人往往能够得到男人的真心。风平浪静之后,男人最终会懂得平平淡淡相濡以沫才是生活的根本。造物弄人遵循常规,上帝在关上一扇窗的同时就会打开一扇门,这原本也是自然得以常衡的法则之一。

我对景田虽然没有数学老师那般生猛狠辣的想法,却也迫不及待地想见到这个漂亮女子。渴望 的男人是浅薄而低贱的。在此之前我曾经多次在上与其搭讪,她明明却从不回答我的问话,而且只要我和她一说话,时间不长她就消失了。她满不在乎的这种毫不理睬,并没有让我尊严受挫而敬而远之,相反却让我对她产生一种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勇气和信心。我后来甚至主动莫名其妙地将自己的发在她的对话框里。我不知道滞留于络的其他男人们有没有过这种做法,但值得注意的是,我是在景田不愿意和我对话的情况下留下我的号码的。我和景田仅仅有过一次简短的对白,两个礼拜前我见到她把个性签名换成了——安静!安静!!。我没话找话地问她你浮躁吗?没想到那次景田竟然回了,她没有像其他女人那样礼貌地问好,而是直截了当地回答我,她必须安静下来,要不她可能就会去杀人。我惊愕不已,我说你结婚没,她说没,我说你怎么了?她说没什么。之后她就又一次像鱼儿一样隐匿在了络的海洋里。看上去这么柔弱这么善良的一个年轻女子,怎么会如此血腥。这让我对景田更增添了了解欲望。柳暗花明,想不到她竟然主动约我见面。

盛夏的傍晚,街上异常炎热。空气干燥而窒闷,阵阵热浪扑面而来,视觉里的所有东西都是燥热的,无可奈何的。这种燥,介于热与烫之间,已经达到了让人不堪忍受的地步,走几步路身上就会有汗液岑出。甚至连霓虹灯橘黄的色彩,也让人感觉热乎乎的。霓虹灯的下面,聚拢了密匝匝的蚊虫,因为嗜光而在高温的灯罩下飞舞盘旋,最终都被活活烫死,尸体散落在灯杆下面,黑乎乎一片。跟随主人散步的犬只,伸出长舌,哈赤哈赤地喘着粗气。晚上尽管起了风,但风有气无力,风过之后更加深了燥热的程度。这样的天气,只适合呆在装有空调的房间里。但我却因为去见景田而感觉不出热来。

赶到与景田约定的那个路口,四处观望,却找不到她的踪影。我拨通景田的,顺着她的指引,走入人行道边的暗影里。没想到景田蜷缩着身体,坐在地上,头歪在膝顶的胳膊上,一副狼狈模样。虽然坐着,但能感觉到景田的个头很高,应该在一米七零左右。见到我,景田抬起头,朝我笑笑,说坐吧。朦胧中,我看到景田的那种微笑,比照片上更加清丽迷人,有种不可抗拒的魔力。她的微笑虽然迷人,但却凝结着疲惫和无奈。我笑说你怎么会坐在这里。她没有正面回答,却说在等一个同学。我挨她坐下。地上的台阶,低矮而布满了灰尘,坐下去显得十分委屈。她看到我的样子,不好意思地朝我笑笑,说要不你上车等我吧,过会咱们找个安静的地方聊聊。我说好。她的这时候响了起来。她说,同学回来了。趁她接的时候,我从地上站起来,若无其事地拍了拍裤子上的尘土,坐回我的车里等她。

景田在一个家属院门口见到了她的女同学。景田同学抱着一个两岁左右的小男孩,同学后边跟着一个乡下打扮的女孩。女孩二十岁左右,推着一辆童车,应该是同学雇的保姆或者亲戚。那小男孩十分不安分,他发现了家属院门口商店里冰柜的冰淇淋,便扯着身体用小手指着要吃。景田同学大概因为担心伤了孩子的胃,拒绝了孩子的要求。男孩不依不饶,在妈妈怀里左右挣扎,又哭又闹。景田缓步走了过去,不知道跟同学说了些什么,同学不再坚持。景田从冰柜里取出一只冰淇淋交给男孩。男孩顿时转悲为喜,津津有味地舔咬起来。景田的同学这时候把孩子交给推车的女孩,和景田一道在街上来来回回地走,走了好几趟。听不清她们在说些什么,但可以感觉到她们在谈论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朦胧的灯光里,景田高挑的个子,美丽的面容,是那样的与众不同,闭花羞月,沉鱼落雁等等,这些词汇根本无法形容景田身上散发出来的美感。很多过往男女把目光投射在景田的脸上和身上。那些目光既有鉴赏,也有欣羡,既有推进政府收入体系改革嫉妒,更有淫邪。路人的聚拢的目光,令我既倍感幸运,又有些自我委琐的意念渐渐滋生,这种自惭形秽的感觉让我从得意忘形中逐渐清醒和恢复过来。我突然想到一个从刚开始就应该想到但却一直被我忽略了的问题——她这么漂亮这么招人的一个女子,为何至今未婚,和我既不熟悉,也从未往来,准确地说就根本不认识,她怎么会在今晚单独约我出来呢。我又想起景田对我说她必须安静要么就想杀人的话。她一个未婚女子,如何会想到那些血腥的场面呢。沿着这样的思路延伸开去,我大体将景田约我见面的原因归纳为三条。一是她爱上了不该爱的人,想找个陌生人倾诉;二是她遇到了难题,进退两难,想寻求良策,选中我大概是因为我的年龄让她认为我的分析能力尚可;三是她感觉到了我对她的兴趣。而不管是哪种原因,能够让我和景田认识而且这样近距离的单独接触,已经是十分美妙的事情了,或许这次见面会促成我和她演绎一段浪漫情缘也说不定呢。

景田和同学分开后来到我的车前。她说不好意思,让你等急了吧。我说没关系的。她说你看去哪地方坐坐合适。我说去怡在唐璜吧,那是个书吧茶社,环境比较幽静。景田说不知道那地方。景田问了地点,说你前边领路,我开车跟着你。说完她按响了遥控器。这时我才发现,路边停的那辆白色宝马竟然是景田开的。

到了怡在唐璜,我把车停好,景田也刚好从车里下来。景田的宝马车让我很不自在。这种感觉源于对比,让我有种窘迫之感,但景田并不在意这些。在二楼包厢找了位置坐下,我便迫不及待地向景天表达这种窘迫。我说,你开这么好的车啊,应该是属于有钱阶层。景田笑笑,说车是我姐的。接着又补充,不过,我姐去年把车送我了。我说有这样的姐姐,真好。景田说,我姐姐特别疼我。我说,点餐吧。景田说,我吃不下。接着她又说,要瓶酒吧,我想喝呢。没等我说话,她就拿起菜单要了一瓶人头马XO。我心头一紧,额头直冒冷汗,心想糟糕,今晚这丑看来是出定了。出来时兜里只揣了五百多块钱,心想不就是吃个便饭吗,绰绰有余了。可景田要这一瓶人头马就七百块左右,银行卡也没带在身上,不冒冷汗才见鬼呢。与此同时,我开始后悔今晚不该来赴这个约会,这小妞要把我当冤大头宰呢。景田说你要什么。我谎称自己吃过饭了。景田甚至没看我的表情,说那点份果盘吧。我说你看着点吧。说完就赶紧起身去了卫生间,打向朋友求救。回来正遇上服务生来送酒和果盘,景田把一千元钱放在服务生的托盘里。我有些不好意思,说先别急,走时再结账,再说了,你和我出来,哪能让你埋单。景田说,谁结都一样,我习惯了。

这女子有些财大气粗。我一面瞅机会打给朋友不用再给我送钱,一面思忖着如何挽回我的面子。我说,你今晚找我一定有事吧。景田说,我最近心烦。我说,让我猜猜,应该是什么事情。你应该是在为感情的事心烦。景田有些惊讶,说你怎么知道。我说你说吧,我会是个好听众,也许还能给你一些切实可行的建议。景田没有说话,她自己先倒了一杯酒,一饮而尽。尽管是红酒,但由于是空腹,酒精很快就在她的体内发作,使她的脸颊泛起了玫瑰色的红晕。

景田在讲她的故事前,先对自我进行了剖析。她说你是不是觉得我看上去十分贤淑善良,我说是,不光如此,你的漂亮有目共睹。景田苦笑了一下,说女人的漂亮是双刃剑,可以成就自己,也容易毁掉自己。景田说其实我的性格和外在根本不符,我表里不一。她说其实我特别任性,从小被父母溺爱,很不讲理。

景田谈及她的事情,眼眶立马红了起来。她似乎意识到在我面前哭泣有伤体面,便将即要溢出的眼泪抹去,强颜欢笑。她的故事很简单,也很跌落俗套。无非就是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一个有妇之夫。那个男人是她的上司。她原来有个不错的男友,追了她六年,对她百依百顺,好吃好玩的让她尝了个遍。正因为男友太宠她,让她感觉生活乏味。她在进入现在这家公司之后,她和上司发生了这种暧昧关系,她的男友在这件事情上不能原谅她而最终退出。景田说,她很自私。刚开始她和大多八零后一样,认为人生短暂,渴望丰富多彩的生活,没有在乎男友的感受,抱着游戏的态度和上司来往,当然也不会真心对待上司。准确说,她是一个自我为中心的女孩子,心中只有自己,所以她只爱她自己。上司当时和妻子分居,但经常回家看望他女儿。她说她不知道为什么,竟然不允许上司回家。她以上司的介入导致她任何国家、团体和个人不得据为己有和男友分手为由,发泄自己心中对于上司欺瞒她仍然回家看女儿的不满。她把上司的车砸了两次,砸得面目全非,上司在公司没法待下去,辞职去了广州,她也离开了那家公司。她想开始新的生活,但她这才发现上司成了他生命中不可或缺的男人。她说,以前听过两句话,一句是女人用耳朵谈恋爱,再一句是女人 通向心灵,以前不很在意,现在仔细想想,颇有道理。时至今日,她一直忘不掉上司的甜言蜜语,她已经深深爱上了上司。

景田已经将那瓶人头马喝光了。忧伤的萨克斯轻音乐缓缓响起,幽暗的灯光映衬着她绯红的面容,显得更加楚楚动人。我打断了景田的叙述,说既然如此,何不去找你的上司。景田苦笑了一下,笑得很无奈。她说他不能原谅她的过错,不给她任何弥补的机会。她给他打过无数次,他根本不接。她说刚才给同学在一起就是在说这件事情。同学说她这不仅在破坏别人家庭,更会让自己进入一种欲罢不能的境地。同学让她赶快忘掉他的上司,彻彻底底忘掉他。同学说,忘掉一段感情的最好方法,就是重新开始一段感情。只有尽快重新开始一段能见得阳光的感情,她才会快乐,才会幸福。

时间已经进入深夜,茶社开始关门打烊,而景田似乎意犹未尽。我说别难为服务生,咱们上车去聊。景田不经常喝酒,那瓶人头马使她走路已经有些摇摇晃晃,在下楼的时候,她失去了重心,整个身体趴在了我的后背上。我搀着她走出了茶社。人喝多了酒是不能冲风的。景田本来就不胜酒力,风一吹更加增添了她的醉意。我把景田扶上我的车,让她躺在后座上休息。她神智十分清醒,上车后她并未躺下,但却说了一句耐人寻味的话。她说,今晚,我听你的。说完话,她把头靠在了我的肩膀上。

景田微闭着双眼,斜靠在我的肩膀上。我静静凝视着景田那张美丽的脸庞,闻着她身上散发出来的略带酒味的温热气息,顿时想入非非,热血沸腾。我甚至想象着她裸体躺在床上的样子,一定宛如一只温润柔软的美人鱼。车窗外面,午夜的街道异常安静,路上行人寂寥,只有那些霓虹灯依然锲而不舍地在这种静谧的深夜闪耀着醉人的光芒。景田的呼吸均匀而平静,如果不是知道她喝了酒,脸颊有些异常外,从其他方面根本判断不出她是醉酒之人。她是真的喝醉了,还是有意而为之,我无法准确判断。但她的话,她的动作,以及她整身体传递给我的信息,都让我身体膨胀,欲罢不能。说实话,对于我这样的男人来说,这是我所梦寐以求的结果。景田的话的潜台词是:我现在十分痛苦,我想摆脱这种困扰,用什么办法都可以,与一个陌生男人开房,也许是忘掉上司的最狠毒也最立竿见影的办法。

这个女人,这个漂亮女人,这个能激起我强烈欲望的女人,就这样和我亲密地依偎在一起。而且还很可能乐意听从我的任何安排。这时候我听到景田说了一句我爱你。这句话轻若游丝,但对于我来说,却像一记闷棍,敲打在我的心头,让我所有的热情和膨胀瞬间消散殆尽。我明白景田的这句我爱你,是在自己无意识的情况下的深心活动,是她对于未来情感生活所表达的希望和憧憬,尽管经过今晚的聊谈我并不看好,但我必须尊重她内心的这种希望。我也明白上司的拒绝在她的希望面前竖起了一堵高墙,但并不等于她和上司之间没有和好的可能。尽管我十分想得到她的身体,但我不能落井下石,不能在这样的情况下做出让她清醒后再次懊悔的事情。如果我按照自己的意愿图个一时之快,就仿佛在她的伤口上再撒一把盐,让她刚出虎穴再进狼窟,那样会更加让她绝望不已,看不到希望。因为我并不能给她一个幸福快乐的未来,我和她的上司一样,也是一个已婚男人。

我静静坐着,肩膀支撑着景田的脑袋,坐了将近半个小时。最后,我叫醒了景田。

我说,刚才,你喝醉了,睡着了,现在酒醒了吧,该回家了。

景田醒过来,她抬起头,慵懒地打了个哈欠。稍微停顿之后,景田说,现在几点了。我说,凌晨两点。

景田的脸上依然浮现着那种迷人的微笑。她说,真不好意思,耽误了你这么久,赶紧回家吧。

共 5586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小说描写的是一个情感片段,但是经营得花鲜枝壮,脉络清晰,血肉丰满。作品叙述的故事也许在当代社会并不鲜见,可能在我们正阅读这篇小说的时候现实中正在发生。但是,作者把这个司空见惯的故事上升到一个唯美的境界。主人公在车上不多的语言和肢体动作,让故事差点落入俗套。而作者气定神闲地把小说情节定格在唯美的层面,然后戛然而止。所谓“行于当所行,止于不可不止”,妙哉。【:耕天耘地】

1楼文友: 15:2 :27 作者对悬念设置,对结局的把握十分老到,可谓增加一分太长,减去一份太短。好手法。

回复1楼文友: 17:19: 谢谢耕田耘地肯定。

碧凯保妇康栓多少钱一盒
奶粉过敏
宝宝腹泻是什么症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