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体育网

当前位置:主页 >> 英超

魔装第六零四章布置搭配

发布时间:2020年05月21日    点击:[2]人次

魔装 第六零四章 布置

深夜,大光明湖,一条人影悄悄的走向湖畔,虽然这里已经被修整过,但到处都能看到战斗留下的痕迹,那大妖初蕾释放出法相,苏唐也全力启动魔装,波及的范围太大了。

片刻,那条人影走到湖边,慢慢的蹲了下去,用双手掬起一捧湖水。

湖水依然有些浑浊,不过还能是映照出她的影像,赫然正是在神落山中变得昏迷不醒的辛雪鱼。

泪水慢慢从辛雪鱼的眼眶中流下来,悄无声息的滴落在湖水中。

突然,大光明湖中掀起一阵阵涟漪,无数蓝色的光斑纷纷向这个地方聚来,那些都是在战斗中幸存下来的蓝金雪鱼。

蓝金雪鱼本来是一种生活在空气中的灵物,可能是出生在水中的缘故,或者经过无数年的演变它们已适应了水底的环境,使得它们不愿意离开湖水。

片刻,辛雪鱼发出低低的哭泣声,苏唐封印了大妖初蕾,魔神坛的每一个修行者都是鼓掌相庆的,毕竟苏唐挽救了魔神坛,也救了他们,但,辛雪鱼却感到莫名的悲伤。

突然,车轮大的月亮跳出了云层,把明亮的辉光洒落下来,大光明湖变得一片通亮。

辛雪鱼受了惊吓,起身要往回走,却看到远方有几个人影向这边走来,四下无路,她又不想让人发现自己,只得咬了咬牙,纵身跳入湖水中。

辛雪鱼跳入湖水,便再没了声息,无数条蓝金雪鱼,慢慢散去。

时间不长,魔神坛的几个负责巡夜的修行者走了过来,左右张望了片刻,其中一个人说道:“你不是说看到了一个人影么?人呢?”

“可能……走了吧?”被问到的人一脸狐疑,喃喃的回道。

“往哪里走?”先前的人说道,整片大光明湖,就象一块明亮的镜子,一切都纤毫毕现,大光明湖附近的林木都被摧毁了,新的植被还没来得及栽种,到处都是光秃秃的,如果有人在周围行走,绝对瞒不过他们的眼睛。

“莫不是跑到湖里去了?”另一个人问道。

“开什么玩笑,这湖里怕不是有亿万条蓝金雪鱼,谁敢进去?”

“那应该是我看错了吧……”

几个修行者寻找了片刻,失去了耐心,转身沿着湖边走去。

月落日升,大光明湖依然保持着原状,而辛雪鱼似乎在天地之间彻底消失了。

“你在看什么?”随着话音,司空错走了出来。

“那若团购15元的滑雪券座岛上……是冰雪?”苏唐指向远方的一座小岛。

“嗯。”司空错点了点。

“怎么可能?”苏唐奇道,坐落在遗星海中的这些岛屿的气候太奇怪了,都和外面不一样,比如说脚下的这座岛,百花争艳、温暖宜人,而就在十几里外的另一座岛,却到处覆盖着冰雪。

诸位大魔神都有两套居所,海岛是他们的家,是平时饮酒作乐、高谈阔论的地方,一旦要闭关修行,那就要去封魔山了,封魔山中有他们的神位。

在魔神坛最强大的时候,封魔山中的神位已经接近了八十个,现在却只有十几个,可想而知魔神坛已经衰败到了何种地步。

神位不是随便发放的,只有圣境的大修行者,以及步入化茧封魔的巅峰级大尊,并得到天坛的认可,才能得到神位。

规矩如此严格,似乎在浪费资源,但这又是必然的,譬如说,一天有位大魔神结束了漫长的闭关,走出神位,正看到一位大祖得意洋洋的从另一座神位中走出来,让堂堂的大魔神情何以堪?鸿鹄岂可与燕雀为伍?

神位是地位的象征,规则不能被搅乱。

“那是白行简的岛。”司空错道:“你可以过去看看。”

“以后吧。”苏唐道。

“也好。”司空错道,随后拿出一卷东西:“魔诀的第一卷和使他颇感担忧。这三国都已加入北约。第二卷,我已经教给你了,这是后面的七卷,你仔细参悟吧。”

苏唐肃然接过纸册,低声道:“多谢师尊。”

“别惺惺作态,你啊……从骨子就不是一个喜欢循规蹈矩的人。”司空错摇头道,随后她想起了什么:“苏唐,你上次和我说过不能拜入魔神坛,是因为你已经拥有了传承?”

“是的。”苏唐道。

“哦?那你以前的师尊又是哪位?”司空错问道。

司空错经常被人诟病,说她气度狭隘、睚眦必报,不过,那要分遇到了什么事,真的是生死攸关的大事件,她肯定会保持理智。

就说现在,苏唐原来拒绝拜入魔神坛,突然改口叫她师尊,以司空错的心机,马上判断出苏唐真正的目的就是任御寇传下来的魔决。

不过对司空错来说,这不重要,重要的只有三点。

一:苏唐能否把任御寇的传承发扬光大。

二:苏唐对魔神坛的态度。

三:苏唐是不是真的把她当成师尊。

这三点有了答案,她自然能做出相应的选择。

听到司空错的话,苏唐一愣,就在此刻,他脑海中突然响起了炸雷般的轰响声,一些原本模模糊糊的画面变得格外清晰。

苏唐看到了那个把灵炼法门传与他的老者,也看到了无边无际的星空,他第一次产生了一种真切的预感,迟早有一天,他会真正走出去,走到那片浩瀚的星空。

“你在想什么?”司空错惊讶的看向苏唐,在刚才那一刻,苏唐散发出的气息突然暴涨,双瞳也变得晶莹剔透,散发着一种飞扬的神采。

“想起了小时候。”苏唐道:“传给我灵炼法门的师尊不在这里。”

“不在这里又在哪里?”司空错意识到苏唐所说的这里,不是字面所代表得那样简单。

“在星空之外。”苏唐轻声道。

“星空之外?”司空错倒吸了一口气,她当然清楚星空之外意味着什么。

“嗯。”苏唐点了点头。

司空错沉默了,良久良久,她缓缓说道:“苏唐,你能得到这种天缘,是你的福分,以后……好自为之吧”

“我知道,师尊,您放心。”苏唐道。

三天后,苏唐已经完全恢复了,他心中挂念千奇峰、还有邪君台,不想继续逗留魔神坛了,诸位大魔神得知苏唐要离开,便聚在一起召开了最高规格的送会,,有资格的进场都是圣境级修行者。

为了瞒人耳目,诸位大魔神亲自上阵布置,酒菜自然上好的,更重要的是,除了司空错以外,其他所有大魔神都送了一份大礼,有药草、有灵器、有灵诀,加上一起,差不多能装满一整辆马车。

对诸位大魔神来说,这只不过是一种礼仪,也没指望苏唐会回报他们。

宴会直到清晨才散场,因为有太多的事情要仔细商量,每个人都清楚,大妖初蕾的出现,不是第一次,也不是最后一次,天外天的封印已经被打破,大危机很快就要降临。

太阳初升,苏唐向司空错辞别,诸位大魔神送的礼物,他暂时都留在了司空错的岛上,东西太多了,他一个人根本没办法带走。

也因此,苏唐突然发现,他似乎需要一个坐骑了,至少也要象萧家的铁马一样,多少能带些东西,速度也能快一些,而且无需消耗自己的灵力,随后可以投入战斗。

一路晓行夜宿,这一天,苏唐终于赶到了孔雀山,守在洞口的武士大多认识苏唐的魔装,没有阻拦,分出几个人回去禀报,剩下的几个引着苏唐走入山洞。

当苏唐穿过虫海后,方以哲和陈言已经等在殿外了,看到苏唐出现,方以哲和陈言的脸色都有些复杂,尽管已经过了一段日子,但他们依然没办法从那种震惊中恢复过来,圣境啊不知道有多少修行者一代又一代苦苦修行,做梦都盼着自己有一天也能登顶,可惜,在万千人之中,能勘破圣境的只有那么二十多个人,更多的,只能抱憾终身。

而苏唐仅仅修行了三年,便走上了巅峰,这种匪夷所思的速度,绝对可称是当世第一了,和苏唐相比,连贺兰飞琼的光环也会显得黯淡。

“我是不是应该先恭喜你?”方以哲叹道。

“你的耳目倒是很灵。”苏唐笑了笑。

“不是我的耳目灵,而是你那边的动静闹得太大了。”方以哲道:“现在三大天门、还有大大小小的宗派,都在聊你这个魔装武士呢。”

“你们上边有风声?”苏唐道。

“没有,只是传下来一些废话。”方以哲道。

“什么废话?”

“就是看到你之后,一定要绕着走等等。”方以哲笑了起来:“怎么样?是不是感觉自己很威风?”

苏唐摇了摇头,轻声道:“走,上去说吧。”

三个人走进大殿中的会客厅,分头坐下,苏唐直截了当的问道:“我让你布置的那些事情,做得怎么样了?”

“差不多了吧。”方以哲想了想:“不过,想让鱼儿上钩,还需要一个足够香甜的鱼饵。”

苏唐沉默了片刻:“鱼饵我倒是有,不过还要一段时间才能准备好,这样吧,过几个月,我让人来找你。”

“你准备怎么做?”方以哲问道:“我倒不是想于涉你,不过,如果想万无一失的话,你应该下点本钱的。”

“你有建议?”苏唐道。

“有。”方以哲点了点头:“如果你愿意按照我说的做,他们肯定要发疯的,就算明知前面可能有陷阱,也不会回头。”

“写出来吧。”苏唐露出微笑:“你和我一起写,看看我们的想法是不是一样的。”

“好啊。”方以哲欣然道。

方以哲写了三个字,苏唐只写了一个字,但所代表的意思都差不多,两个人相视而笑。

“看样子惹上了你……是他们最大的错误了。”方以哲轻声说道。

“这几年,我一直被动挨打,,这一次也该轮到我出手了。”苏唐的语气转冷,随后又道:“找到他了么?”

“找到了。”方以哲道:“他现在去了紫阳城。”

“那就先让他在紫阳城多呆些日子吧,我还要去长生宗,没时间理会他。”苏唐道:“你把人盯紧一不要搬动和振动电视机些”

“放心。”方以哲笑道:“现在上面已经把我当成了中流砥柱,光大魔蛊宗的不二人选,我有什么事情要做,他们一定会全力配合的。”

“他们选择信任你,是他们的运气。”苏唐道。

方以哲沉默了,苏唐的话里蕴藏着杀机,这句话也可以这样理解,如果不是你方以哲在魔蛊宗能说得上话,或许我早就开始收拾魔蛊宗了

片刻,方以哲道:“你为什么怀疑他?”

“诛奇之战后,一次酒宴上,我和他说了一些话。”苏唐缓缓说道:“他以为我是当着大家的面说的,似乎也无需保密,可实际上,另外几个人,都是我绝对信任的。”

“他把你说的话传出去了?”方以哲道。

“嗯。”苏唐点头道。

“真是个蠢材”方以哲道。

“他并不笨。”苏唐道:“该怎么说呢……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吧,而且他也没想到,在袁海龙遇害之后,我就开始怀疑他了。”

方以哲看出苏唐的心情似乎转得恶劣了,便转移了话题:“你得给我一条线,这样遇到事情的时候,我能让人去找你。”

“你让陈言去千奇峰就好。”苏唐道。

“他有时候走不开的。”方以哲苦笑道:“我和你不一样,位置越高,就越不敢轻易相信人,现在我身边能让我绝对放心的,只有陈言了。”

“多谢大人夸奖。”陈言笑呵呵的说道。他心中充满了喜悦,也为当初的选择而庆幸,苏唐和方以哲在聊这么重大的事情,却一点没有回避他,显然是把他当成了自己人。

“那就去惊涛城吧。”苏唐道:“找天机楼的岳十一,我回去后,专门和他交代一下。”

“你什么时候回去?”方以哲问道。这样人家可能会改投放游戏、APP等等。虽然O2O变现能力很强

“我还得先去一趟长生宗。”苏唐道。

“去那边做什么?哦,你是想斩草除根啊……”方以哲道。

“你的耳目也有失灵的时候?”苏唐笑道:“根已经除掉了,我有一个朋友在那里,这次去带着他一起回千奇峰,对了……有个叫梅道庸的人,你认得么?”

“梅道庸?不认得,哪个宗门的?”方以哲反问道。

“是你们魔蛊宗的人。”苏唐道:“修行的是蛊诀,大尊级的修行者,被你们派到往生殿做内应,可惜被人识破,力竭受擒,一直被关押在百草镇。”

“大尊级的修行者?”方以哲动容:“应该是魔蛊宗的核心机密了,我还没资格接触到这些。”

“那就算了。”苏唐沉吟着:“我本来有些欣赏他,处事不惊,胸有城府,只可惜……他是你们魔蛊宗的人,修行的又是蛊诀……”

“修行蛊诀又怎么了?”方以哲道:“灵诀只是刀剑,关键还要看握刀的是个什么样的人。”

“你这么说倒是有几分道理。”苏唐缓缓说道。

“苏唐,你知道我最喜欢你什么吗?”方以哲突然笑了。

“什么?”

“你能保持自己的本色。”方以哲道:“不论你是宗师也罢,是大祖也罢,勘破圣境也罢,你都是你,呵呵呵……我还以为你会变得非常神气呢,应该想办法讨好你,不能再象以前那么随意了,没想到,你还是和以前一样。”

“你太看轻我了。”苏唐摇头道。

“不是看轻,少年得志需猖狂么。”方以哲道。

“你不知道。”苏唐轻声道:“大妖初蕾出世,所有的大魔神都参与了那一战,众人合力,才算勉强制服了大妖初蕾,最后人人带伤,而且……天外天封印被毁,以后大妖或许会接连不断的出现,我有什么资格猖狂?”

“大妖初蕾不是被你封印的么?那些大魔神又出什么力气了?”方以哲道

“想封印大妖不是那么容易的。”苏唐道:“我凝聚的神念要保持压倒性的优势,而且我的灵器上要沾染上大妖的血,如果没有他们,我根本做不到。

“这样啊……”方以哲缓缓点头。

“小方,你这边也要做些准备了。”苏唐道:“如果事态真的往不好的方向发展,甚至出现群妖降世的场面,我可腾出手来帮你,只能靠你自己的。”

“我明白。”方以哲道:“帝流浆接连出现,月亮和星空变得那么诡异,再加上大妖初蕾的消息,我已经知道事情有些不妥了,不过,也没别的办法,高筑墙、广积粮吧,希望那些妖物看不上我的孔雀山,能放我一马。”

方以哲说得可怜巴巴,不过神态很自然,隐隐还有一种跃跃欲试的感觉。

他当然不会轻视大妖,但也不会气馁,或者是消极避战。

当灾难真的降临时,他会站在孔雀山的最前方,因为他和苏唐一样,也拥有了一颗强者之心。

“好,我也该走了。”苏唐站起身。

“如果你有时间的话,不妨到摩云岭看一看。”方以哲突然道。

“摩云岭出了什么事?”苏唐愕然。

“闻香在那边。”方以哲道:“好像……出了一些事情。”

调经可以吃益母颗粒吗
上海远大心胸医院李红莉
四磨汤最佳服用时间
冠状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脏病医院
治疗轻度脑梗
宫颈炎吃什么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