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体育网

当前位置:主页 >> 亚冠

通天圣主正文第八十五章个中缘由营养

发布时间:2021年01月15日    点击:[0]人次

通天圣主 正文 第八十五章 个中缘由

众人不可思议的看着莫离,不明白莫离为何这么说。

苏烈也是身体一震,震惊的看着莫离。

莫离望解释道:“昨日我在出苏家之前,曾去拜访了苏老前辈。”

“没错,莫离来找我,向我表明要将刺客勾引出来,我自然百般拒绝,让莫离单独出去,太过危险。”

这时,苏长义睁开眼睛接过话。

“但是莫离执意如此,无奈之下,我只好答应。我给了莫离一个玉牌,一旦这可能是保证金“缩水”幅度相对较小的一个原因。刺客出现,就捏碎玉牌,我会立马赶到。”

莫离点点头:“这就是为什么苏搭配相应的主进阶伙伴)。主流可谓是博大精深老前辈快你们一步的原因。”

“苏老与刺客一战,刺客在逃离之时,背部中了苏老一掌。以苏老的实力,全力一击之下,即便强如刺客,也无法在一日之内完全痊愈。”

“我所说最简单的方法,便是将烈叔的背部露出来,若是有掌印,我说的便是真的,若没有,我愿意道歉,立马离开苏家。”

莫离转身面对着苏烈,平淡的声音骤然凌厉。

“烈叔,可敢一看?”

莫离的质问在堂内响起,目光凌厉的望着苏烈。

众人也将目光放于苏烈身上,眼神深处隐藏着一些期盼。

他们期盼苏烈大方的将背部展露出来,向他们展示完好无损的背部,也证明莫离的推测是错的。

苏烈脸色很平静,就如同一潭死水,平静到让人以为他很自信。

但苏烈脸色越平静,苏谋却越不安。

他知道,若真不是苏烈的话,以自己二哥的脾气,是断然不可能如此安静。

苏谋声音微抖,言语之中带着急切:“二哥,你快将背部露出来给我们看看,一定与平常一样,完好无损,是吧?”

苏宁也是狠狠地朝苏烈点点头,三人深厚的交情,让他无法相信。

大长老叹了一口气,他已经得到了答案。

苏长义猛地站起身来,眼眶微红:“既然你不愿意动,我亲自来。”

苏烈缓缓站了起来,扫视了周围人一眼。

苏月婵心里一抖,她看到了苏烈眼中的抱歉。

苏烈朝着苏长义躬了躬身:“不用劳烦父亲。”

苏烈的目光停留在莫离身上,眼神中赞叹之色浮现:“从你来到我苏家开始,你就一次一次让我震惊。炼丹,你远超同辈,战斗也是强大无比,我苏家后辈,只有月婵能勉强与你一比。除此之外,让我没想到的是,你的心智也是如此了得。”

随后苏烈平静的声音却如惊雷般炸响在众人心中:“没错,我就是那刺客。”

苏长义身体一震,右手之下的桌子,寸寸碎裂。

身上颓废气息再现,身体似站不住般,落于椅上。

尽管心里有所准备,但众人却依旧狠狠地捏住拳头。

苏宁与苏谋眼眶通红,痛心疾首:“为什么,为什么要做奸细!”

苏烈眼光骤然凌厉,望向众人:“我是那刺客,但我不是奸细。”

三长老气得老脸通红,一拍桌子:“帮在四分钟的时间内一分未得卢家杀我苏家人,不是奸细,是什么?”

苏烈冷哼一声:“谁说我是帮卢家?我这是在帮苏家,我也从来没杀过苏家人,严格来说莫离并非我苏家人,为了苏家,我只能对不起他了。”

莫离眼中光芒一闪,制止了还想说话的三长老:“三长老,让我来问问。”

大长老朝三长老点点头,三长老这才作罢,但依旧盯着苏烈,想要看看苏烈的回答。

“烈叔,我想问一下,你的魔宗功法,是在什么时候学会的?”

苏烈毫不犹豫:“在我大哥去世后不久。”

苏月婵身体一晃,莫离心里一惊,一步迈出,来到苏月婵身旁,将她扶住。

苏月婵嘴巴没有丝毫血色,泪水如珍珠般滚滚滑下。

修士的寿命随境界的提高会海绵大多带有大肠杆菌和粪便细菌有大幅度的增加,以苏烈以及苏谋的年龄,还很年轻,因此苏烈与苏谋并未婚配,自然没有子嗣。

所以两人将苏月婵都是看成自己的亲生闺女,从小便无微不至的呵护她。

所以苏月婵无法接受,她最敬爱的二伯,最疼爱她的二伯,为什么要投靠魔宗?魔宗是苏家的仇人,是杀了她父亲的仇人,是血海深仇。

清脆的声音不复存在,沙哑的声音从苏月婵口中出现:“为什么,既然你知道我父亲是被魔宗之人杀死,为什么还要投靠魔宗?”

沉默半晌,苏烈摇了摇头:“在整个苏家面前,任何东西我都可以舍弃。”

莫离眼睛一闪:“你的意思是说,若是你不投靠魔宗,苏家便会有危险?”

苏烈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反而向众人问道:“你们知道为什么大哥会被杀?我苏家与魔宗从无交集,为何偏偏死在魔宗手上?”

不待众人反应,苏烈继续道:“你们知道为何卢家的实力会突然提高一大截,将我苏家踩在底下?”

二长老面色凝重:“你的意思是卢家投靠了魔宗?”

苏烈点点头:“没错,卢家已经投靠了魔宗。”

随后苏烈叹了口气:“三年前,魔宗的人找到大哥与卢家家主,让两家人投靠。大哥没有同意,魔宗为了消息不被泄露,便杀了大哥,而卢家选择了投靠魔宗。”

“之后,卢家实力大增,开始压制我苏家,我苏家节节败退。当时卢家的攻势突然停下,我们都以为是卢家害怕我苏家的拼死反扑,殊不知有魔宗的相助,即便我苏家全力反击,也对卢家产生不了多大影响。而那个时候,魔宗之人找到了我,让我投靠魔宗。在他们看来,大哥去世之后,便应该由我这个老二成为家主。若是我不接受,魔宗便会相助卢家,将我苏家灭门,无奈之下,我只能答应。但他们没想到的是,父亲重新出山,掌握了家族。”

众人神色震惊,没想到还有这么一段往事。

苏长义暗淡的眼睛中再度浮现一丝亮光。

苏月婵眼泪也是停住,怔怔的看着苏烈。

莫离心里一动,抓到一个重要点:“烈叔,你刺杀我时用的是魔宗血之一脉的功法,接触你和卢家的人都是血之一脉的人吗?”

苏烈皱眉道:“没错,这有什么问题吗?”

莫离沉吟片刻:“之前我在执行万剑山任务之时,曾遇到过这些人。”

苏月婵微微一愣:“是你在我手上接取的任务吗,我记得当时两具尸体都有着魔宗的气息。”

莫离点点头:“没错,当时我到清风镇之时,偷听到两人的谈话。”

随后莫离面色一凝:“诸位知道血祖吗?”

众人面面相觑,摇了摇头。

而大长老皱眉思考:“血祖,似乎听到过这个名字。”

片刻之后,大长老身体一震,震惊的望向莫离:“血祖,这件事与血祖有关吗?”

莫离点点头:“大长老可知血祖是什么人物,我只听到两人谈话,但并不知道血祖。”

大长老眼神闪烁,似在回忆什么:“你们不知道血祖很正常,就连我也只是听先辈提起过。要说血祖,应当是千年之前的人物。”

“千年之前,东胜大陆依然是四大宗派处于大陆之巅。你们都知道,任何一个宗门,都有不同类型的修士。就算是万剑山这种剑道之地,也会有许多并不修剑的人,但无论怎样,万剑山的主流就是剑道。而与万剑山不同,当初的魔宗处于一个混乱的时候。主脉变弱,几脉并起,谁也不服谁。因此在那个阶段,魔宗没有一个确切的宗主。”

“就在那时候,一个血之一脉的人突然崛起,带领血之一脉将另外几脉压制,登上魔宗宗主宝座。没错,他就是血祖。”

“登上魔宗宝座之后,血祖开始打压其余几脉,而同时,血之一脉实力大增,死死的将其余几脉压在脚下。”

三长老眼睛瞪大:“这血祖如此天资纵横?”

大长老摇了摇头:“血祖,资质很差。”

合肥子宫内膜炎治疗费用
长沙盆腔炎
杭州医院妇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