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体育网

当前位置:主页 >> 中甲

求仙则仙第九百四十一章寄生之所权衡

发布时间:2021年05月04日    点击:[0]人次

求仙则仙 第九百四十一章 寄生之所

细数唐承念这些年的装备,她穿过三件鬼邪大师的作品。

虽说绣金披风和蟾月玉带已然被三阵符文披风和玉见腰带代替,不过,鬼邪大师四个字,却是唐承念很早就认得的,她听闻过此人的声名,也穿过此人的作品,只可惜,她未曾见过此人。那“神隐”帮了唐承念不少忙,赤璃玉戒更是至今还被她戴在手上。

想不到,未见其人,他就已经死了。

“看来他是在叨念鬼邪大师。”

中国多地迎来高温天气。然而 “鬼邪大师?”

唐承念并未多谈,只说道:“走吧,我们过去看看耿椰,看他还认不认得我。”

说起来,她与耿椰已经多年不见了。

“沙沙沙”

这次,唐承念和商六甲都没有克制自己的脚步声,所以,行走在草地上,免不了发出与草叶的摩擦声。边城这种地方,风沙多,虽然是春天,但草叶却也已经有了要枯败的迹象,不仅显得极为干燥。而且还十分缺水,等唐承念亲自走来,才发现在夜里时行走在草地上居然会发出这么响亮的声音。

耿椰又不是聋子,当然听见了。立刻转过身来,警惕地握紧了手中的光剑。

以如今耿椰的实力,唐承念和商六甲自然都不会担忧会受到他攻击的伤害,不过,既然唐承念已经告诉商六甲她与耿椰算是认得。他自然不会希望此事以一场战斗开始。

商六甲率先停下脚步,十分温和地朝耿椰笑道:“你不要误会,我和她并没有恶意。”

唐承念也站定,她笑眯眯地望着他,问道:“耿椰,你可还记得我?”

其实,真要说起来,唐承念与耿椰也已经有十年未曾见面了,她当初遇到耿椰的时候,还是个小萝卜头。现在却女大十八变,五官完全长开了,虽然能够看得出她从前的影子,但要说别过十余年还能认出来,实在太不可思议。所以,唐承念也打算提醒耿椰一声,比如胡瑜王国,比如,那个生长了椰树的地方――他总不会连自己出生的地方也不记得了吧?

虽然有些鬼物会在死后忘记生前的事情,然而。耿椰却是天生阴鬼之体,别的鬼死了会失忆,他绝对不会。有些鬼物因为失忆,容易受到刺激。或者直接自暴自弃沦|落为厉鬼,就比如那日药都中完全疯狂的青面獠牙鬼,但耿椰绝对不会。若是阴鬼之体这么容易堕落成厉鬼,何至于还如此受到一些欲成鬼修之人的推崇呢?

唐承念正打算开口提醒耿椰时,却见他一愣自后忽而露出了狂喜之色。

“是您?”

她还没有开口,谁料耿椰竟然先认出了她!

唐承念十分诧异:“你能认出我来?”

“正是!您化成灰我都认识!”耿椰说完。当即想到这样说似乎很有歧义,他歉疚地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唐承念苦笑一声,摆摆手:“我明白。”

以耿椰的成长经历,恐怕一直独来独往,如果还要求他很会说话,未免也太严苛了。

耿椰解释道:“其实,我自小就能够认出不同人的气息,所以,我立刻就能认出您。”

在耿椰的心中,一直念念不忘一句话,这句话,令他艰难地熬过了许多苦难。

“若是哪一天你有了麻烦,不若拿着这枚玉简,来明月崖找我。”

他呆呆地掏出当年唐承念给他的东西,歉疚道:“我终究没去明月崖,让您失望了。”

唐承念道:“没关系,当时我也只是随手帮忙,如今看来,你又有了自己的机缘,也不错。”

她走近了,便感觉到耿椰与这光剑似乎有着某种诡异的联系,相辅相生。

耿椰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光剑,解释道:“如今它是我的寄生之所。”

这样一说,唐承念就懂了。

商六甲却诧异地将心中不解脱口而出:“寄生之所?”

“这有什么问题吗?”唐承念问。

问完以后,她想起来在《霸执云泽2》中,耿椰修炼为鬼仙时,似乎是以纯粹的鬼魂之身,即自己的阴鬼之体入道。哪来的寄生之所?小说中,也没提到耿椰随身带着一把光剑呀!如今看来,这主线主角死掉以后,剧情偏移了不少,耿椰身边忽然多出了一把光剑,这光剑还是由陆星脉亲自制造,以自身精血淬炼,还有仙人师父指点过的。

也不知道这算是好还是不好。

商六甲接着朝耿椰一拱手,用十分郑重的语气说道:“实不相瞒,这光剑其实是承念她的师父所铸造的。”

“承念?”耿椰对这个名字还很陌生。

商六甲不得不先解释这件事:“承念便是她的名字,她姓唐。”

“……唐承念?”耿椰骇然,“前辈,您就是唐承念?”

鬼邪曾经跟耿椰提起过这位举世闻名的唐承念的事迹,当时他还感叹世间居然有如此奇才,想不到,此人就是当年那个白白嫩嫩的小姑娘。

世间之事,风云诡谲,真是奇妙。

耿椰苦笑道:“既然这柄光剑乃是前辈您师父的宝物,那么,我自然应该归还,只是如今这柄剑已然是我的寄生之所,它所在,即我所在,二位恐怕非得带上我不可了。”

唐承念道:“无妨,我们只是有别的事情要问你,我师父并未强求我将光剑带回去。”(未完待续。)

福州哪家治疗白癜风医院好
石家庄妇科医院在哪
兰州治疗阳痿费用多少钱